Adam

逝去的时光怎么能补回来

提香:

鰇魚絲:

分享丢勒的作品《祈祷之手》背后有段感人至深的故事:

       由于父亲无法在经济上供他们俩到纽伦堡艺术学院读书。两兄弟决定以掷铜板——胜者到艺术学院读书,结果丢勒胜出。哥哥则去了危险的矿场工作,一直为弟弟提供经济支持。丢勒在艺术学院表现很突出,他的油画简直比教授的还要好。到毕业时,他的作品已经能赚不少钱了。返回家乡的那一天,家人为他准备了盛宴,庆祝他学成归来。当漫长而难忘的宴席快要结束时,伴随着音乐和笑声,丢勒起身答谢敬爱的哥哥几年来对他的支持,他说:“现在轮到你了,亲爱的哥哥,我会全力支持你到纽伦堡艺术学院攻读,实现你的梦想!”

       所有的目光都急切地转移到桌子的另一端,坐在那里的哥哥双泪直流,只见他垂下头,边摇头边重复说着:“不……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终于,哥哥站起来,擦干脸颊上的泪水,看了看长桌两边他所爱的亲友们的脸,把双手移近右脸颊,说:“不,弟弟,我上不了纽伦堡艺术学院了。太迟了。看看我的双手——矿场工作毁了我的手,关节动弹不得,现在我的手连举杯为你庆贺也不可能,何况是挥动画笔或雕刻刀呢?不,弟弟……已经太迟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为了表达对哥哥的敬意,丢勒下了很大的工夫把哥哥合起的粗糙的双手刻了下来。四百五十多年过去了,丢勒有成千上百部的杰作流传下来,他的速写、素描、水彩画、木刻、铜刻等可以在世界各地博物馆找到;然而,大多数人最为熟悉的,却是这一件作品。全世界的人都立刻敞开心扉,瞻仰这幅杰作,把这幅爱的作品重新命名为“祈祷之手”。

2017.7.2   
     天气阴,不冷但有些闷热的感觉,张掖的天气有点反复无常,就像一个被抢了糖的孩子,骤时倾盆大雨,顷刻间也就停了。我坐在教室里根本没有想要学习的心情,看着窗外风轻轻地吹,彼岸花迎风飘荡,听着Harry styles的(sign of the Times)心境平静了很多。有些想家,想要走在黄昏时的家乡小路,那种惬意是我一直想要的,总是想要去冲破某种束缚,也可以认为成是一种枷锁,总是对自己过高期求;希望逃脱这种被压迫的环境,不喜欢去强迫别人,无形中却成为那个被强迫的人。有句话说的好“道德是用来约束有错的人,而不是用来禁锢无辜的人”。如果把那些等人的时间,都用起来,我不知道能做多少事情了。一天24小时,我们一直都在做决定,决定把时间和精力放在什么事情上面,就会有相应的体验和收获。所以,还是坚忍,坚忍就是最好的老师。

我跪在拜毯上,额头紧贴大地,内心与安拉虔诚交流。我全身心地祈祷安拉饶恕我有心之失,无心之过带来的罪恶,我祈求安拉洗涤我的灵魂,在今世后世都能与正信相伴,我祈求安拉饶恕一切为正信奋斗的人们的罪恶,祈求佑助一切虔诚的穆斯林兄弟姐妹们两世吉庆。

Huajian ZHOU:

1617London

大三期间跑两次伦敦所拍,没驾照宛若残疾人orz

p1利用两岸亮灯差异而p6用厚玻璃局部失焦造反差

ps:中间有两幅初版失误戴防蓝光眼镜修的,有偏色,然鹅发出来没人感觉到2333    

色差偏色确实要注意,但大方向调色优先扣细节,影调优先色彩 (有些暖色白平衡不矫正都染不上去=。=

不知不觉尊贵的斋月已经过了大半,每天庸庸碌碌,竟也不知有多难熬,天气干热,路上行人匆忙,只是感叹时光太匆忙,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,一生太短,也太长

我观看过此 TED 演讲,我想你会觉得它很有趣。 路易•施瓦茨贝里: 自然界鲜为人知的奇妙作为 http://go.ted.com/9LDVdA 了解更多关于在您所有喜爱的平台上观看 TED 演讲的信息:https://www.ted.com/about/programs-initiatives/ted-talks/ways-to-get-ted-talks

穆穆vintage:

【圣彼得堡老兵游行】5月9日,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,俄罗斯圣彼得堡的老兵游行活动。

时过境迁,战争的记忆却留在了每一个人的心中。围观的群众不断齐声高喊着“万岁!”“列宁格勒!” 欢呼之际,人们齐声唱起了《喀秋莎》。

微博:@穆穆vintage

图文游记:寻找列宁格勒:二战胜利70年纪念日里的圣彼得堡

(2015年5月9日,俄罗斯圣彼得堡)

阿爔:

华盛顿DC:定都于美国南方北方,三大州交汇的地方,是美国南北方政治力量为争夺首都相互博弈的最终结果。图片拍摄于2017年01月19日,美国第45届总统特朗普就职的前一天里,除了汇聚在国会大厦前的各国新闻工作者,华盛顿的街头似乎没有想象中的热闹。